世说新语二则教案一等奖,世说新语二则教案第一等奖

今日讲《世说新语》两则,中间有一环节,是让同学来说说这个“白雪纷纷何所似”。

在此之前,跟学生提过,本体和喻体中间有一个共同特征,我们寻找到它,就可以把比喻运用得更恰当,不至于一写月亮就像小船,一写太阳就像圆盘这么单调了。

有学生把雪比作蒲公英,我说她的比喻很童真,那感觉就像我们在田野里追逐打闹时,一阵风将蒲公英吹得满天都是,纷纷扬扬,自由飘荡,似乎就像利群烟的广告词“不必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”,那种无所拘束,让人神往。

有学生把雪比作由天而幔下的轻纱帐,我说她抓住了雪中的整体视觉,远处的景物在此时显得朦胧,正如隔纱观物。那种朦胧如梦境一般,似幻似真,唯美动人。

有学生将雪比作花瓣,我说他的比喻很浪漫,我似乎感觉到一个纤纤女子,在隔窗守候她未归的郎君,她伸出手,“花瓣”划过她的玉指,在落地的那一瞬间,碎了,正如她此时破碎的心。

更有学生将雪比作落叶,我说比喻很大敢,正如身着白衣的落叶由树梢飞向天际,在定眼看时,又纷纷下来,少了晚秋黄叶的凄凉,更多了些纯洁,更多了些唯美;少了晚秋的沙沙作响,更添了些悠思,更添了些宁静。

我的思维就这样被这些可爱的学生打开了,我告诉同学们,当我们比喻时,寻找到的喻体的特点跟本体有相似的地方,而区别却又很大时,可以将那太明显的不同点用语言弱化,就像让那“落叶”穿上白衣便可以比喻“白雪纷纷”一样,那样会使得我们不被这些不同的因素而干扰,我们就由此可以营造更贴心的意境来。

当然,也不必刻意为之,这些只是让我们感受语言的一种途径而已。

记得看过一则故事。

一老师讲曹冲称象,问道:曹冲聪不聪明?

几乎所有的同学齐声回答他:聪明。

似乎同学们能领会老师问这话的意图一样,老师有意无意的,已经把预设的答案告诉他们了。

只有一个同学举手说他不聪明。

老师课上没有多问一句为什么。

还好课下这老师问了他一下,他说:曹冲让人将石头搬来搬去多麻烦,他们有那么多士兵,让士兵走上去,再走下来,然后称士兵,岂不是更快捷?

老师惭愧了。

思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,庄子的《逍遥游》里说,我们人有残疾,有瞎有聋,然而瞎聋只存在于我们的身体么,智慧不也有瞎和聋么?

我想,我要以此为警戒,尽量做个开明的老师,提升自己,并带上学生,共同追求一个健全的思维世界。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12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