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遗憾徐怀钰,心中的遗憾徐怀钰现场

心中的遗憾徐怀钰,心中的遗憾徐怀钰现场

秦府不大,前院中,客堂中,贾赦、贾政都在,贾宝玉听到后宅欢声笑语,如坐针毡,恨不得自己立即飞到后院。

可惜,外男不可进入后宅,他今年十二岁,还是被秦府嬷嬷,拦在前院。

贾宝玉急的抓耳挠腮的时候,欢声笑语越来越近。荣国府内眷,已经走出秦府。这人时候才有丫鬟来报:“老爷,夫人奶奶们,已经登上马车,准备回府。”

贾赦趁势起身:“秦大人,今日多有叨扰,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贾宝玉一颗心都飞出秦府之外,当自己的父亲与大老爷,与秦大人告别之后,他飞快往外跑。

贾政一张脸瞬间阴云满布:“这逆子!”

当真毫无礼貌,也不向秦大人告辞,如此轻狂,当真该打。

贾宝玉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贾政记下一顿打,飞快的爬上其中一辆马车。这辆马车只有探春、惜春与林黛玉。

贾宝玉笑嘻嘻的:“你们在后院都在聊什么,我在前院都听到了你们的笑声。”

他已经许久,没有见到过,这些姐姐妹妹,如此开怀大笑。这让他更加心中如同猫抓,迫切的想要知道秦府后宅,她们究竟说了些什么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探春抬了抬眼皮,现在她还沉浸在安阳王写给王妃的那首词的意境之中:“就是安阳王给王妃写了一首词。”

“哦?”

贾宝玉眼睛光芒一亮,随口说道:“安阳王还会作词?我辈中人啊,改日去拜访拜访。”

他看不起武夫,看不起拿俸禄的蠹贼,对于文人墨客极为宽容,也是极为欣赏。他以为,只要是会写诗的人,都是与他一类人。

林黛玉忍不住讥讽:“宝二爷,安阳王何许人也,你辈分虽高,见到安阳王却要磕头。神京城勋贵多少,有几个有资格拜访安阳王的?”

你宝二爷,在荣国府内宅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到了外间,谁还会把你当做一回事?安阳王才情无双,当你喜欢杜撰,写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诗,就可以被安阳王高看一眼,让你进入王府?

“林妹妹就会挖苦人。”

贾宝玉满脸羞红,不再理林黛玉,而是问惜春:“四妹妹,安阳王写了什么词,能让你们如此赞许?”

惜春还没说话,性子活泼的探春,就把这首词念了出来。

贾宝玉睁大眼睛,颇受打击: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

“能得到这首词的女子,也是极美的。二妹妹,那王妃有多美?”

贾宝玉未能跟着进入秦府后宅,颇为遗憾。

“宝二爷,人家是王妃呢,要是被安阳王知道,你老是打听人家的妻子,说不得会提兵冲进荣国府。”

贾宝玉太没有礼貌,而且轻佻。平日里对待小姐妹,那样上心,原来一切都是假的。平日里贾宝玉都是围着自己转,如今当着她的面,却如此向往安阳王王妃的美貌,林黛玉心里酸涩,忍不住嘲讽。

“林妹妹。”

贾宝玉被林黛玉三番两次堵得哑口无言,抓着脖子上的通灵宝玉,就要扔。

探春惜春吓了一跳,赶紧阻止:“宝二哥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贾宝玉呆呆傻傻:“林妹妹不理我了。”

……

“鲸卿,你要有空,再去一趟王府。”

秦府,秦可卿把一封书信,递给秦钟,眼眸中水波流转,颇有一种恋爱中女子的欣喜与羞涩。

秦钟呆呆接过书信,等到秦可卿已经进屋,这才苦笑一声:“我这才刚回来不是,一口茶还没有喝呢。”

姐姐,也太狠心了,有了情郎就不知道体恤他这个弟弟。

瑞珠走出来,端着一杯茶:“小姐知道钟大爷口渴,让奴婢送来一杯茶。”

秦钟:“???”

“好吧。”

端起茶一饮而尽,秦钟咬了咬牙。为了姐姐,他再跑一趟就是。

……

“哎。”

送走水溶,贾芸就一直都在凉亭:“不知道水溶,能不能改变主意。想一想,太上皇驾崩之后,水溶立即转移阵营到,也不是一个有节操的。”

今天之后,自己彻彻底底就站队乾元帝。太上皇那老东西,还不知道要如何对付他呢。作为臣子,选择站队本就是愚蠢行为。

然而,当犹豫、摇摆,不知站队太上皇还是当今天子的时候,才是最愚蠢的。

君不见,四王八公站队太上皇,宁荣二府最后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四王八公一脉,也大多被处理。

太上皇顶多几年活头,乾元帝可是才四十来岁。

刚走下冬月亭,就看到夏狩带着秦钟风风火火而来。坐在布辇上,秦钟还不断锤着小腿。

贾芸一愣神,秦钟还没回家?

刚才与水溶一番相谈,贾芸差点忘记秦钟还在:“鲸卿,可是要回府?”

“姐夫。”

秦钟没有一来是的羞涩腼腆,苦着一张脸:“我刚回家,喝了一盏茶,我姐姐派我给姐夫送信。”

“哦?”

贾芸哑然失笑,秦钟递过来一个信封,贾芸接过来,直接拆开。心中暗道:“我做文抄公,随便抄一首诗,一首词,当真是没有才情的,秦可卿才华极高的。”

转念一想,贾芸恍然而悟。

因为历史从隋朝开始偏转,唐没了,宋没了,自然唐诗宋词也没了:“我这也算抄吗?”

我这是原创!

虽然无耻,谁知道?

打开书信,是一首七绝,贾芸心跳加速,一字一字读完:“我有半生多孤苦,有君相伴轻歌舞。只盼佳期明日至,不做相思小儿女。”

脑海中紫气蒸腾,化作一行大字:“获取秦可卿柔情,进度增加0.3%。”

“快了,快了…”

贾芸收起书信,放进衣袖中的口袋:“鲸卿,天色已晚,我备宴席,吃过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……

“王爷。”

等到秦钟进入秦府,暗中亲兵,打扮成一个普通百姓模样,出现在贾芸面前。

“近日,可有可疑人物出现?”

“回王爷,可疑人物没有出现。”

贾芸挥了挥手:“不要松懈,见到可疑人物,宁可抓错,不可放过。”

看着亲兵隐藏于暗中,贾芸在秦府外徘徊许久,这才离去。

红楼中,秦可卿的身世是一个谜。秦可卿是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,有人猜测秦可卿是废太子之女。

这种猜测可以有,然则,作为大商皇帝,锦衣卫遍及天下,这根本瞒不住乾元帝。其次,秦可卿要是废太子之女,乾元帝岂能眼睁睁看着秦可卿活着,嫁入武勋之家?

自古储君之争,最是血腥,任何一点威胁,都要消弭无形。单从乾元帝反应,秦可卿是废太子之女的可能性有,却不大。

秦可卿要是废太子之女,作为太上皇的明元帝,会眼睁睁看着秦可卿,被贾珍逼死?

有人又说,宁荣二府的衰落,就是因为贾珍逼死秦可卿。身为废太子之女,皇帝迁怒荣宁二府,这种理由有些牵强。

当跛足道人出现面前的时候,这种种猜测,贾芸不再相信。秦可卿乃是太虚幻境,真情首座,乃是警幻仙子的妹妹。

此世之身,有太多猜测,绝不是废太子之女。

“跛足道人警告我,显然我是妨碍了他们的计划。有人说,贾宝玉伴生之玉,遇黛玉而不娶,就是赚林黛玉的眼泪,冲破女娲遗落补天石的禁制,从而获得力量。最终,度过天地大劫。”

秦可卿的身世,猜也猜不出来,秦可卿要是普通女人,丧礼上岂能满城王公大臣都要穿孝衣?北静王这个王爵,也要穿孝衣?

想来想去,想的脑袋疼,贾芸干脆不再想。不论如何,秦可卿不能有闪失。仙女也好,废太子之女也罢,或者是弃婴,都已经是他的妻子。

身为秦可卿的丈夫,他只需要保护好秦可卿就好。

……

转眼,五天时间过去。

这天清晨,已经到了贾芸要迎亲的日子。

安阳王府张灯结彩,整条街道,都挂上了红灯笼。贾芸站在府门前,身穿王服,戴着大红花,笑的脸都有些疼。

这次他的婚礼,他一个人都没有请。

宁荣二府的人来了,满城勋贵也来了。贾芸最后不得不,调遣城外,他的本部兵马五百人,前来维持秩序。

首先来的,都是一些小人物。贾芸屈尊降贵,亲自迎接,宾客不可谓不受宠若惊:“安阳王,恭喜恭喜。”

……

贾芸即将成婚,此时太极宫内,乾元帝脸色阴沉。

文武大臣,一个个寒蝉若禁。

乾元帝冷眼看向兵部,就是他保举的柳昌辉,约束部下不利,总兵抢掠时,被熊房抓住机会,直接偷袭,柳昌辉竟然被熊房活捉!

不仅如此,柳昌辉纵容部下,接连抢掠,当地百姓,为了生存,拿起了武器,加入熊房叛军。原本只有三万多兵马的熊房,如今吸纳百姓青壮,兵力已达十五万!

攻城略地,占领陇右三城。

王子腾稳扎稳打,如今也被熊房联合章能叛军包围。如今,胜败不知。

乾元帝如何不怒?!

“陛下…”

兵部尚书双腿一软,他心中恨极了这个内侄女婿。不仅丢光了他的脸,他的官帽怕是也保不住:“是臣查人不明,请陛下责罚。”

本是要给内侄女婿一次立功的机会,立功没有,连累他可能都要获罪。

“如今,叛军围困王子腾,另遣五万军马,扼守西部要道,诸位爱卿,你们可有保举人选?”

乾元帝心中压着火,他知道这一句话是白问。

满朝勋贵,还有几个可以征战?

征战还有几个,能打胜仗?

文武皆贪,满朝无能!

“陛下。”

满朝无声之时,水溶出班:“臣举荐神武大将军冯唐。”

满朝文武看向水溶,冯唐与四王八公交往,关系亲密,乃是太上皇一脉。冯唐悍勇,行军布阵,少有的兵法大家。

是大商,还能打胜仗的少数几个将军之一。

显然,趁此机会,太上皇一脉,又要开始争权夺利。

乾元帝脸色阴沉,水溶又说道:“臣保举冯唐,整顿禁军五万人马为先锋,驰援王子腾。而冯唐多年不经战阵,怕是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战役,是以臣举荐安阳王,龙虎大将军贾芸为三军主帅。整备军马,西征叛逆…”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20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