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大物博成语打一生肖,地大物博成语打一个生肖

文/柳成荫(泰兴)

古老的泰兴,地不大物却博,方寸之地,却生长着不少野生动物,不少动物给家乡人带来了收益,有的给家禽増添了食物,还有的在肉食缺乏的年代増添了家乡人的口福。现如今,这些动物难得一见,有意寻找也难得踪影,真担心,它们会永远消失在家乡的土地上。罪过罪过。

每到夏天的夜晚,老宅子门前的晒场上聚集着好多癞宝,三五成群,它们在夏夜里觅食。祖父在世时养了两头老母猪,其中一头猪有哮喘病,不知道是谁传了个偏方,说是用癞宝肉饲喂,能治好这个病。夜晚,祖父从门前拾回五六只这种肥胖的动物,去头去皮去内脏,和猪食一起烧,连喂了几十天,居然真的治好了母猪的病。

六七十年代,公社废品收购站收购癞宝浆,还卖刮浆的浆夹子。大队的高音喇叭里,支书扯着嗓子宣传发动,动员社员捉癞宝刮浆卖钱。于是,不少年轻人到了晚上就提着玻璃灯,背着渔篓子,挨家挨户地捕捉癞宝,弄得公社门口玻璃店里的卖玻璃灯的老板很赚了一笔意外之财。癞宝捉回来,用浆夹子捏住额前的两个包,把癞宝浆夹出来,再涂到玻璃上,晒干后揭下来,就可以拿到收购站去卖了。那个年代,钱很值钱,上一天工才三四毛钱,一个晚上就能赚一块五六毛,可以称到两斤猪肉,不少人确实发了财。

还是在公社化的年代,那时没有分田到户,本地嫁到上海的姑娘回来了,说是收购癞宝肉,再运到上海去赚钱。据说,上海人爱吃癞宝肉,烤着吃、烧着吃都很香。这种满身疙瘩的东西,看着都毛骨悚然,居然成了上海人口中的美味,还说吃了癞宝肉不长痱子,真佩服他们的勇气。笔者也算是美食爱好者,属于敢吃的人,吃过蝎子、蝗虫,却不敢对癞宝下口,想想都会反胃。

那时的癞宝很多,前边的人从门口捉走了,后边的人又来了,整个夜晚,门前的灯光来了一批又一批,却捉不尽它们。总以为这种动物生命力很强,繁殖力也惊人。谁料,现在再也见不到它们的踪影了。或许是灌溉渠道换成了水泥的,里面没有积水,癞宝找不到地方产卵而消失了;或许,泛滥成灾的农药把刚孵化的蝌蚪毒死了……

但我坚信,癞宝绝对不是家乡人捕捉干净了的。

地大物博成语打一生肖,地大物博成语打一个生肖

癞哈蟆,家乡土话叫“癞宝”

不知道是叫禾鳝,还是河鳝,且称之为前者吧,其生活在禾苗的根部,有着鲜鱼一般我体型。

早在1917年有人做过实验:将一条禾鳝放在装有吸水溶剂的玻璃罩内,等它完全失去水分并没有生命迹象时,再把禾鳝放在潮湿的纸上,过一段时间后,它干皱的身体竟然开始慢慢舒展,恢复生机,重新开始活动了。

像这种生命力极强的动物,你相信它会逐年减少,减少得几乎难见踪迹?

七八十年代,家乡人下地干活,身边总会带一只铁皮桶,用来拾禾鳝。老家人有养麻鸭的习惯,把鸭子下的蛋用来腌制咸鸭蛋,一只咸鸭蛋足以灌两大碗粯子粥。在肉食缺乏的年代,家乡人的餐桌上唯独不缺的就是咸鸭蛋,亲戚来了,四五只鸭蛋装一盘,下酒搭粥都不错。禾鳝是鸭子的美食,吃了禾鳝的鸭子产蛋率高,还隔三差五地产下双黄蛋。

栽秧时节,农田里放满了水,耕牛歇在田边等待下地平田,泥土里的禾鳝被泡出来了,纷纷爬到田梗上。此时,家乡人提着桶,在田梗上捡禾鳝,不,具体说是抓,一抓一大把。抓回来的禾鳝寄养到大砂缸里,缸里布上泥土,用烂菜叶子饲喂它们。一缸禾鳝有上百斤,足够三五只鸭子一个月的晚餐。

那时,家家户户都有一两只养禾鳝的砂缸或铁皮大桶。

现如今,挖地三尺,再也难见禾鳝的身影,更别说一钉钯下去,禾鳝翻滚的奇观了,或许是农药、化肥把它们送上了黄泉之路。

地大物博成语打一生肖,地大物博成语打一个生肖

蚯蚓,家乡土话叫“禾鳝”

【未完待续】喜欢柳成蔭的忆旧文章,请给一个关注,以便于今后能及时看到作者的更新。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32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