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的记忆的诗句,关于儿时记忆的诗!

昨天江主席在上海去世,一代伟人曾经凝聚中国老百姓拧成一条绳,迈过了泥泞的坎,开拓了前进的路,这路,一直延伸了下来。

各个APP变成了灰白色,致以老百姓最沉重的悼念。

江主席领导时代,我大概也就十几岁,在一个小山村过着快乐的童年时光。98年那场天灾大洪水,到底有多大,而领导人付出了多少心力保护老白姓,我是长大后才逐步了解的。对于当时闭塞且未过多关注外部世界的一个孩子,没有太大的概念,但是对于切身生活的那个小山村,我的记忆却是满的溢出来。

记得那时候,应该是上游水库决堤,大水浩浩荡荡漫过了所谓的河道(其实当时平时也都是农田),河道距离大路路面大概有10米深,宽度大概有几百米,顷刻间,良田变河道,顺带着带下来好多大大小小,叫不上名字的鱼,记忆中有村民双手提着一条超大鱼的鱼鳃,累的气喘吁吁,那是我记忆里见过的最大的鱼,惊讶于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大的鱼。而现在,所谓的河道已经变成了农田、养殖场、甚至还有民居。

后来大水慢慢变小,小到只剩下一条齐腰深的窄窄小河道时,那才是平时一直存在的河道,河底是石子,河岸也是石头,河水是清澈透亮的,里面还会有小鱼小虾。于是,夏夜里,大人们带着孩子趁天黑到河里玩耍,我记得大人们都是不好意思脱掉衣服的,只是穿着衣服泡一泡,而孩子们,撒了欢地脱光光,玩儿,那叫一个痛快和美好。

记忆里真正的小河道里一直都是有水存在的,冬天会结冰,夏天大人们会把大件衣物拿到河道去洗,大一点的女孩子,也会结伴在周末去河边洗衣服,清清的水,欢乐的笑,河水的哗哗流淌声,空气中溢满了清凉。

现在已经离开家乡很多年,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去村边转转,而记忆中清澈的河水却早已被杂草、生活垃圾以及小作坊的工业垃圾满满覆盖。这几年因为疫情,回老家的机会也越来越少,而记忆越显弥足珍贵。

?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63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