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那个一直不受父母待见的妹妹

我是嫦娥之鱼,一个爱写故事的大仙女,点击右上角关注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故事和人生百态。

我那个一直不受父母待见的妹妹

01.

2021年的一个周末,我在家给李浩发了信息:老公,这个中秋放假,我们回去看看妈,顺便拐到常州看一下二妹。

拉开卧室的窗帘,窗外是金灿灿的朝阳,透过窗纱直射到地面,卧室瞬间溢满了明媚的光辉。

我拿起手机又给二妹发了信息:卓宁,你们小店的生意最近咋样?我们这个中秋去看你。

过了十几分钟,二妹回了信息:姐,这几天下雨,生意不如前一段时间。你几号过来,我和林子跟你们准备一桌好吃的。

我告诉二妹,等你姐夫回来了,我们一起商量,商量好了就告诉你。

窗外的阳光高高升起,藏蓝色的天空,有着深浅不一的云霞缠绕,我看到天空渐渐呈现出暗灰色,不一会儿,云朵躲进了云层,阳光也弱了下去。

我那个一直不受父母待见的妹妹

02.

我出生于1989年,爸妈都在国营企业上班,可能我是他们第一个孩子,所以爸妈特别宠我。

听姥姥说,那时候出生的孩子,几乎都是穿别人家给的旧衣服,要么就是用烂布或者大人的旧衣改造的小衣服。

但我不一样,我穿的都是新买的小衣服。

三岁那年,我妈怀孕了,那时候他们的单位不允许职工生二胎,我妈又不愿放弃那个铁饭碗。

我妈觉得好不容易才进了那个国企,就这样因为怀孕丢了工作,太不值得了。于是她跟我爸商量,因为我是女儿嘛,如果这一胎怀的是个男孩儿,她就听家人的劝,回来安心备胎生孩子。

但如果这一胎是女孩儿,她就放弃,继续回去上班。我爸听着觉得也有道理,就同意了。

我妈忍着身体的不适,好不容易熬到了三个月,我姥姥就带她去了一个小诊所,据说人家那个先生号脉很准的。

当那个先生号出我妈肚里怀的是个男孩时,她按照和我爸的约定,就辞去了工作,在家安心养胎。

到了生产的日子,我爸,还有爷爷奶奶,姥姥姥爷一大家子人都在镇上的卫生所里等待着我妈生产。

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划破狭小的卫生所,我妈焦急地问医生:是个男娃吗?

医生看着虚弱的我妈,安抚道:是个女娃,看起来以后是个美人胚子。

然后我妈就大声嚎啕起来。

我那个一直不受父母待见的妹妹

03.

屋外一大家子人都赶忙安慰她,我爸内心虽有遗憾,但是看着我妈伤心难过,也只能宽慰她:玉霞,女娃也不错,以后我们有两个小棉袄。

我妈老早取了个男孩的名字:卓宁,但现在,我妈看着二妹就各种不开心,连名字都懒得替她取,于是就把卓宁这个名字给了二妹。

二妹小时生得比我好看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看起来就像一个洋娃娃,但是二妹好像生来就嗅到了爸妈不喜欢她,所以她在无形中就表现得很乖。

比如,爸在单位发了什么好吃的水果,妈都会先洗好,挑出来大个儿的给我吃,再把剩余的给二妹,如果二妹吃完了,还想吃,她问妈要,妈就会翻着白眼吼她,一个女娃家,你那么能吃干嘛,以后长胖了,谁会要你?

但是如果我开口要,妈就会安慰我:卓媛想吃,好,明天我们就到街上再买一点。

这时候,小小年龄的二妹,就会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手指含在嘴里,可怜兮兮地看着妈。那个眼神,虽有不愿,但看得出二妹既羡慕又无奈。

买回来的栗子,妈分成了两份,我的是最饱满浑圆,数量还多,二妹的那份自然是被妈挑剩的。

趁妈出门的时候,我会把自己没吃完的零食拿出来给二妹吃,二妹每次就会依赖我这个姐姐。

她知道妈偏向我,时间久了,她就不再问妈要东西,但是她会问我要。

04.

我记得有一次,奶奶买了两串糖葫芦回来,到家门口的时候,不小心绊了一跤,其中一串糖葫芦一下子掉在地上,一只大狗迅速地跑过去,叼走了地上那串残缺不全的糖葫芦。

完好的那一串糖葫芦,上面串了7个山楂果,妈说,卓媛吃4个,卓宁吃3个,奶奶低着嗓子说,“都怪我走路不长眼睛,下次我去街上再给俩娃买两串。”

妈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二妹,没好气地说:“买啥买,卓宁的牙不好,这么硬的糖葫芦,她吃多了,牙会坏掉。”

我奶不吱声了,然后二妹的眼里,一下子就涌上来好多泪水。

“哭啥哭,有糖葫芦吃,你还哭?你看你大姑家的阿毛哥哥,他有糖葫芦吃吗?真是没出息的丫头片子!”

我妈说出的话,就像一勺盐巴撒在二妹的心口上,她没有吃完剩下那一颗糖葫芦,就哭着走了出去。

我跟着二妹追了出去。

“卓媛,你给我回来!要不是因为卓宁这个丫头片子,我也不会丢了工作,更不会被你爸嫌弃。”

听着我妈刺耳又难听的话,我害怕她打我,只好默默地低着头回来了,我奶跟着二妹一起出了门。

05.

我9岁那年,妈意外怀孕,她不想要,害怕再生下来是个女孩儿,我爸说,我辞职做生意已经三年了,这生意是越来越好,养你们还是养得起,不像前些年不宽裕,生吧。

看着家里也盖了楼房,而且家里的存款也慢慢有了,我妈才放宽了心,决定留下肚里这个孩子。

但一看到二妹,她还是意难平,我妈事业心强,当年由于要二妹,不得不放弃了有可能要升为主任的工作,所以她心里一直有遗憾。

很幸运,我妈这次生了个男孩儿卓楠,卓楠是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。生了男孩儿后,并没有减轻我妈对二妹的怨念,尤其是三弟在外面总打架,回到家里,我妈除了数落他,每次顺带连二妹也一起被嚷。

三弟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妈发现了我爸在外面好像有人,当她抓到那个女人和我爸一起在外面吃饭时。

我妈直接冲上去扇了那个女人两耳光,我爸恼羞成怒,把她拽回了家。

以前都是因为二妹,我妈喜欢在家咋呼,现在第一次看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风暴,我的内心更是惊慌恐惧。

06.

我妈披头散发坐在地上,大骂我爸没良心,说自己当年为了给老沈家生个男孩儿,不得不辞去工作,一个妇女在家无怨无悔地伺候三个孩子和家里的老人,现在自己没收入,你有钱了,就在外面跟别的女人胡搞。

我抱着二妹和三弟,倚在门口,眼睁睁地看着爸妈在家相互指责、拉扯不清。

我妈骂到最后,我爸气得摔门而去。

我妈看着我爸漠然离开,她一把从我怀里拽起二妹,指着她鼻子吼道:“当初就是因为你这个赔钱货,才害我丢了工作,都怨你,要不是你这个扫把星,给我带来坏运,你爸也不会出去找别的女人。你说要你这个赔钱货有啥用,你给我滚!”

我妈拿起旁边的扫帚就往二妹身上打,二妹吓得抱头哭,我跟三弟赶忙上去拉我妈。

我妈总是歇斯底里的闹,搞得整个家都不得安宁。

两年后,我爸忍无可忍给我妈提了离婚。但是我妈没有收入,她怎么可能同意离婚?后来我爸干脆就忽视我妈,直接在外面跟那个女人住在一起,还生了一个女儿。

我妈气得大病一场,当时我正在上大二,二妹由于受我妈长期的语言摧残,她的学习成绩受到了严重的影响,她告诉我她不想上学,还劝我在学校好好学习,不要担心妈妈的病情,她会照顾妈妈。

我内心是很担心二妹的,因为妈一直不喜欢她。但善良的二妹知道,即使妈不喜欢她,她也会尽孝在家照顾她,同时还要照顾上小学四年级的三弟。

我妈的身体慢慢好了以后,二妹决定出门打工。

她走的那一天,我妈连一个笑脸都没给过她。二妹心里的那个苦啊,真的是够到了极点。

07.

我妈后来用爸给的钱,在三弟学校门口开了个小商店。我二妹再也没主动给妈打过一次电话,她有时候虽然很气妈,但是善良的她总会在跟我打电话的时候,装着若无其事地问起妈的情况。

二妹22岁那年,在广州打工认识一个外地的男朋友,单纯善良的二妹被骗了感情,还怀了孕,无助地二妹求助于我,我请好假赶到二妹那里,陪着二妹做了流产手术。

从医院回来后,二妹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,她有气无力地靠在我的肩膀,无声地哭泣。我抱着她弱小的身子,心里满是疼惜。

但凡二妹在家,我妈和我爸能够正常待她,让她感受到父母的爱,她也不会被一个温柔的渣男欺骗。她自打出身一直缺失父母的疼爱,当一个对她好的男人靠近她时,她完全没有任何判断力。

二妹的事儿,不知道咋就传到了我妈那里。我妈非但没有痛惜自己的女儿遭受的伤害,她依然是站在她自己当年受亏的立场,大骂二妹不要脸,是个贱蹄子。

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,我爸为什么要狠心离开她,虽然他这么多年也一直默默关照我们姐弟三人,但是,他们二人的恩怨,还有对于二妹的亏欠,我这一辈子都无法释怀。

二妹跟着我去了南京,我帮她在图书室找了一个管理员的工作,告诉她可以边工作,边学习考试,这样就可以圆她当年未了的大学梦。

二妹苦笑起来,姐,我从小就不是学习的料,你就别为难我了。我的梦想是想学做烘焙,以后有机会开个蛋糕店,因为蛋糕的味道很甜,能让人忘却生活的烦恼。

我点了点头,好,卓宁,姐会帮你的。

08.

后来二妹省吃俭用,报了个烘焙班,认识了一个叫林子的学员,那个男孩儿瘦瘦的,个子不高,但是他看二妹的眼,却充满了无限的柔情和光芒。

二妹25岁那年嫁给了林子,我爸生意忙,扔了一笔钱就再也没出现,我妈死活不同意她嫁给林子这么个无房无车的穷光蛋,为了避免我妈扫兴,我提议二妹在常州低调办一场婚礼。

我跟二妹走的那天,我妈坐在家里,骂了一上午,她骂二妹没出息,骂她是贱蹄子,赔钱货,什么男人,都愿意跟人家走。

听着不堪入耳的辱骂,我捂着二妹的耳朵,告诉她:卓宁,你要往前走,不要回头。

二妹跟林子结婚后,在常州一个小县城开了个小蛋糕店,林子会为她做各种小点心,看着二妹的心情越来越好,我真替她高兴。

但很遗憾的是,二妹的蛋糕店只开了一年,生意不好,两人把店转了出去。后来二人又开了个凉皮米线店。

二妹跟林子婚后三年,她一直生不了孩子。

我最担心的就是这,熬过很多苦的二妹,现在终于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。林子虽然对二妹很好,可二妹之前有过一次流产,她现在一直怀不上,男人的长情啊,我怕很难抵得过世俗的压力。

09.

中秋前夕,我跟李浩带着女儿去了二妹那里,她的小店干净整洁,二妹虽然有些胖了,但是洋溢在她脸上的笑容却一直没有断。

“姐,姐夫,我跟卓宁在旁边的酒店订了一桌饭菜,一会儿我们都去那吃饭。”林子一脸的真挚诚恳。

吃饭期间,二妹抱着女儿,不停地逗她,夸她可爱,还问林子,以后你会不会也想要个小孩?

林子沉默了几秒,笑着说,“卓宁,我们俩在一起,你就是我的小孩啊。再要一个小孩的话,太累。”

二妹抿着嘴,脸红了起来。

我跟李浩相视而笑。

吃完饭回去的路上,我问二妹,“明天我们回去看妈,你要不要回去?”

二妹的脸色凝重起来:“姐,我不回去了。免得咱妈看见我又激动。”说完,她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红包,“姐,这是一千块钱,帮我拿回去孝敬妈。”

我紧紧握着二妹的手,看着她的大眼睛笑成一对弯弯的月牙。

2022年春节过后,二妹传来好消息,她怀孕了。得知这一好消息,我激动地抱着李浩,大声喊着谢天谢地。

李浩打趣地说,卓媛,卓宁怀孕了,你咋看起来比你自己当初怀孕了都高兴呢?

我能不高兴吗?苦了那么久的二妹,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孩子,这下,她终于人生圆满了,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。

卓宁,我的好妹妹,你一定要永远幸福。

图源:网络(侵删)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7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