烘云托月什么意思,烘云托月什么意思啊

听雨轩主《居家抗疫纪实五章》感赋

谭获荣(婉若清扬)

余认识听雨轩主已有十余年之久,于诗中结缘,中间切磋交流,相互唱和,恐怕已有几十首诗词了。这次成都疫情泛滥,小区封闭期间他写了一组抗疫纪实诗发余一阅,嘱余写一篇短评。余自认才疏学浅本欲推辞,但轩主殷勤嘱托,故不吝浅陋,试就余拙笔之 “一孔” 以窥组诗全豹之“一斑”吧。

先说第一首巜核酸》:"楼前有序接长龙,每日乘机小放风。唯有角梅真任性,直将骄艳傲墙东。"

起句寥寥七字,平平道来,但蕴含很大信息量,在这一句里一共交待了三层意思:“楼前” 点明小区正做核酸; “有序”,说明人心安定步履从容,也折射居民之自律;三是说明人很多,竟然排成 “长龙”。第二句 “乘机小放风”,这是诗人自我恢谐戏谑,把检测核酸的过程比成囚犯放风,全诗顿时显得调皮而放松起来,把凝重的气氛一下就冲淡变活跃了。试想,整天排队做核酸,不烦吗?为什么反而觉得是难得的机会呢?这可见诗人心态之平和,也从侧面反映出楼之难得。

文似看山不喜平,需错落有致,高低起伏,虚实相生,弦外有音。第三四句的诗意一下子聚焦到三角梅身上,在所有居民足不出户戒备森严的情况之下,唯独你三角梅 “任性” 得很,不但不乖乖呆在室内,反倒把你骄艳的花枝伸出墙头,你到底在炫耀什么?其实这里诗人是在刻意反衬,细细读来,我个人感觉有一点似叶绍翁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來” 的味道。 再如 “真任性”,纯属口语,大白话,这一反轩主典雅之文风;但用在此处很接地气,鲜活,生动地展现了三角梅生机勃勃,枝繁叶茂的态势,与疫情严峻的形式形成鲜明对比。

第二首写态势升级:核检匆匆莫逗留,千家寂寂画栏幽。桂花开落无人赏,满苑风情付野鸠。

如同律诗的 "承",前两句全取叙笔,检测完便匆匆回家,可见停留之短暂,整个小区也一反往日的喧嚣,顿显静寂。三四句顿转,诗人不写黑云压城的紧张态势,不写封禁后的人心惶惶,却刻意选取桂花自开自落,却无人欣赏的静谧场景,如此烘云托月,整个庭园之冷寂便凸显无遗。下句野鸠占尽小园风情便也顺势而出而在情理之中了。这就把疫情的严峻形势形象化地凸现出來了。笔调婉曲而蕴含深意,似一声婉叹,又绝不怨天尤人,更不颓废消沉。

听轩主说, “桂花开落” 初稿是 “桂花盛放”。细读之觉 “盛放” 只展现片面丁点的画面,而改成“开落” 后更写出桂花自开自落的过程,凸显了庭园的空寂,与“无人赏”更相得宜彰。由此,可见轩主用词遣句的考究及锤炼之功。

第三首巜遣怀》诗人换了角度,写居家隔离时的心境。莫管春风莫管秋,笼牢自砌作诗囚。世间万事难如意,磨尽锋芒得自由 首句 “莫管春风莫管秋” 属于起兴,也可看作诗人故作轻松。 “笼牢” 还要 “自砌” ,可见诗人是心甘情愿要沉醉在诗歌天地里了。 “作诗囚” 又是自我调侃,但我怎么读起来总觉得轩主有点悠然自得的神采呢。三四句富于哲理,是岁月的磨练,生活的沉淀,让诗人淡看风云变幻,处变不惊,从而在险境中获得大自由。 整组诗中,我觉得这首写得云淡风轻,蕴意尤为深远。

第四首巜清零》:“黄莺枝上唱晨风,半月阴霾一扫空。愿与瘟君长作别,远离灾害国昌隆。”

起笔鸟啭花明,笔触轻快。第二句“阴霾一扫” 自然呼应 “清零” 接得极为顺暢 。第三句用拟人, “愿与 瘟君长 作别”,用语戏谑,折射清零后之轻松。结尾 “远离灾害国昌隆” ,写景愿,给整组诗抹上一丝亮色,也是题中应有之含义,虽属 “歌德派”,却也水到渠成,一点也不牵强附会。

第五首巜解禁》是整组诗的高潮也是绾结全篇。蛰居半月,终于解禁,岂能不暢怀痛饮,举首高歌?因此第一句就用 “凭栏极目意如何” 领起。登高望远,极目乾坤,胸襟豁然开朗。第二句问而不答,转写极目远眺,但见锦水东流,烟波浩渺,侧面烘托诗人胸襟的放达开旷。第三句 “大白呼来(指暢饮一大杯酒)” 极为潇洒。结尾 “任宅腮畔雨滂沱” 写开怀痛饮、任由泪雨滂沱,笔调极为豪放。如飞瀑,如悬泉,飞泻而下,奔涌而來,读起来酣畅淋漓。这一场面不一定是实实在在的实景,但一定是艺术的“真实”!试想, “囚禁” 半月,重获自由,一朝解放,谁能不激情奔涌,岂能不扬眉吐气,又谁能不热泪盈眶?那是蛰居困顿半月后终于可以自由呼吸的放纵之泪,是重归自然拥抱山水的畅怀之泪,是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欢欣之泪,全诗在澎湃的激情中作结,至此,有了圆满的结局,形势一片大好,阴霾终将过去,光明一定到来!

纵观组诗,简而言之,就是用词遣句精到,技法炖熟,意象丰满,曲折迂回,但自始至终都给人振奋充满正能量之感,不失为真实记录这段历史之佳作。

2022年9月16日作于大世界艺术馆

附作者简介 : 谭获荣,女,笔名婉若清扬,湖南衡阳人。工诗画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湖南省诗词学会会员。师从岳胡雪中先生,其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、头条、衡阳作协等刊物。

附作者照

烘云托月什么意思,烘云托月什么意思啊

附录听雨轩主《 居家 抗疫纪实五章》

孫仲父(聽雨軒主)

直面這一波疫情,成都市防控得宜,應對有度;物貭豐富,人心安定。值此全面解禁之際,短章五首以紀之。

一、核酸

樓前有序接長龍,每日乘機小 “放风”。

唯有角梅真任性,直将驕艷傲墙東。

二、升級

核檢忽忽莫逗留,千家寂寂畫欄幽。

桂花開落無人赏,满苑風情付野鳩。

三、遣懷

莫管清風莫管秋,籠牢自砌作詩囚。

世间萬事難如意,磨盡鋒芒得自由。

四、清零

黄鶯枝上唱晨风,半月陰霾一掃空。

願與瘟君長作别,遠離災害國昌隆。

五、解禁

憑欄極目意如何,錦水東流唱遠波。

大白呼来澆塊壘,任它腮畔 “雨” 滂沱。

【注】

大白,一大杯酒,古人称暢飲一大杯酒为 “浮一大白” 。塊壘,指胸中郁積。读听雨轩主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26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