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小女生歌曲歌词谱,我是小女生歌曲视频

“好想毁了你哦。”小姑娘在他耳边轻轻说。

这是乖巧的安夷第二次对他说出如此放肆的话。

第一次是问他:“这张床上有你和姐姐的痕迹吗?”

沈温只当她又在胡言乱语,继续抱着她从玻璃碎片里走出来,然后把放在了沙发上。

他面不改色:“在这坐着,杯子等下我来扫,我先把面条给你端过来。你姐马上过来接你。”

小姑娘的眼睛一直盯着他,直到进入厨房,沈温将厨房门给扣上,才算是彻底甩开了那道视线。

他靠在门上发了会儿呆,直到面条在锅内咕嘟咕嘟作响,他才反应过来,揉了揉眉心,便立马从门上起身,去捞锅内的面条。

好在安夏没多久便赶了过来,她又气又急,自然是免不了把安夷狠狠训了一顿,小姑娘如今倒是乖的不行,哪里还有之前的狂言,连反驳都不敢,任由姐姐安夏训着。

等安夏训斥累了,忽然想到什么,她立马又走到沈温身边问:“安夷没给你添麻烦吧?”

沈媪对女友笑着说:“没有,挺好的,还算听话。”

安夏听到沈温的回答,松了一口气,她说︰“没有就好。安夷从小胆子小,想来她也不敢在你这胡闹。”

胆子小?

听到安夏话里的这三个字,沈温莫名有些想笑,看来安夏对她这个妹妹似乎还不太了解。

是的,小姑娘胆子确实挺小的,小到来他这耍流氓,胡乱放狠话了。

当然他也只是在心里如此想想,表面上却是浅笑,并未否认。

安夏又问:“对了,安夷怎么又被你找到了?”

这话倒是把沈温给问住了,其实他也觉得奇怪,两次失踪,人每次都被他给碰着,可他想了想,也只把这一切归结在缘分上。

她也没追问下去,想了想便说:“既然人找到了,那我还是先送她回去吧,家里人都快急死了。”

沈温倒是也没有挽留,他说:“好,我送你们。”

安夏嗯了两声,便走过去拉住了安夷。安夷老实巴交的任由安夏牵着。

沈媪替她们开了门,送着她们到电梯口,电梯正好停在了所住的楼层。

安夏和沈温拥抱了下,才带着安夷进电梯。

等电梯门即将合上时,沈温朝安夏挥了挥手,而安夷的视线一直落在沈温身上,像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,相当具有侵略性。

沈温假装没有看见,也不看她,只是对安夏微笑着。

电梯门彻底关上后,他才觉得自己松了口气,转身回了房间。屋内此时乱糟糟的,沈温便有条不紊的整理着,整理完客厅后,他又去了卧室,桌上有几本书被翻动过,沈温将书收了收,正要放入书架内,一张纸掉落了下来。

沈温皱眉将掉落在桌上的纸条捡起来看了一眼,上头有一行稚嫩的字。

内容是︰“想和你做爱做的事。”简单又粗暴,而且还透露着点粗俗。沈温猛然将纸条往手心狠狠一捏,许久,他将纸团丢在了纸篓里,继续若无其事般的在那收拾着桌子,可是收拾完,他发现自己丢了

—样东西。

放在抽屉里的平安符不见了。

那是母亲在他二十岁那年替他求的,那东西对他来说还算重要。

他的东西基本上不会乱放,所以也不会有丢的可能,唯一的去处,便是,安夷。

沈提找到手机,给安夏打了一通电话。其实他也没多想,只是觉得自己应该给安夏一个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三声,安夏接听,当她问沈谴什么事时。

沈提沉默了几秒,到嘴边的话,毫无预兆的变成了句:“我问你们到家了没有。”

安夏在电话内笑着答:“没呢,哪里有这么快,家里的司机刚接到我们。"

沈提也温声说:“好,到家了给我个电话。”

安夏说:“好的。"

沈提嗯了一声,两人没有多说,便又挂断了电话。

接完沈提的电话,安夏紧绷的神经这才终于松懈下来。

看着身边的安夷,她虽然气消了,可还是忍不住问:“安夷,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?你以前从来不这样的,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吗?”

面对姐姐的话,安夷脸上多少是有些内疚,内疚过后,在安夏严厉的眼神下,她慢吞吞回:“姐姐再也不能像以前陪我了吗?我—个人在家只是有点…寂"寞而已。"

她低垂的脸上难得的全是落寞。

在安夏印象中,安夷虽然从小到大恶病缠身,可她性子一直都很乐观坚强,很少在她面前不开心过。

望着如此的她,她在想她的语气会不会太凶了。

她神色稍微缓和一些,立马又说:“姐姐没有不陪你,安夷,我只是最近有点忙而已。”

她的手落在她头上:“你要是无聊,家里有小黄还有妈妈以及照顾你的阿姨啊,不会寂寞的。"

安夷忽然抬起头问:“姐姐,我一辈子都得这样待在家吗?我也想上学,有自己的朋友,并且天天能在学校和姐姐见面。”

“不行!"安夏竟然无比激动的回。

这音量足以让车内都带着回音,安夷有点害怕的看着安夏。

安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又忙说:“姐、姐姐是担心你的身体,你明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,哪里还能去学校?安夷,全家都很担心你。所以你更加不能胡来,在家安心养着身体才是你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她伸手将安夷搂在怀里,安慰她说:“安夷,别任性。"

是吗?真的是担心她的身体吗?还是……怕别人知道她妈是小三,而她安夏是小三的女儿?

安夷在她怀中面无表情着,安夏看不见安夷的表情。

安夏此刻在心里思忖着,妹妹已经接连几次麻烦到沈提了,如果因为她影响了自己在沈提心中的完美形象,那是绝对不能够的。

这边沈提正准备洗漱,手机传来提示音,是安夏发来的消息:下周五放假,我带安夷来你住的地方吃饭。

周五大概九点,安夏便带着安夷来了沈媪这。

她问沈媪:“我们会不会来太早了。"沈提站在门口笑着说:“没有,来的正好,我正要收拾家里,没想到就有帮手上门了。”

沈提永远是体贴的,不会让人觉得尴尬,安夏之前还觉得可能打扰到他休息,听他如此说,她就彻底放心了。

安夏拉着身后的安夷进去,不过在经过沈提身边时,安夏停住,安夷也非常有礼貌唤了句:“沈提哥哥。"

沈温听了,没太大反应,只是表情平淡的嗯了一声,然后说了句:“随便坐。”

这句话应该是对安夷说的,他的女朋友不需要他安排也不需要如此客套性的招待,安夏来里也像是来自己家一般,拉着安夷走了进去,然后在沙发边停住,她对安夷说:“安夷,姐姐去帮沈媪哥哥的忙,你在客厅里看会电视。"

安夷乖乖答了句:“好。"她也不乱动,只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安夏便随着沈盂进了厨房。

两人一起在厨房忙着,与其说安夏是帮忙,还不如说安夏是在里头和沈聊天,她根本就不会做家务。

而沈提一边做着准备工作,一边笑着回应着安夏,里头都是安夏的欢声笑语。

相比厨房的热闹,安夷这边就显得孤寂了。

她盯着狗血的电视看着。

可里头安夏的笑声依旧很清晰的传来,无比刺耳。

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,安夏和沈温从厨房出来,他将果盘端到茶几处,也就是安夷的面前,安夏也随之坐在安夷身边。

安夏陪了安夷一会儿,还没二十分钟,她就有些困了,她今天起的太早了。

安夏依旧拿安夷当小妹妹,用吃的哄着安夷说:“安夷,姐姐去睡会,你在这吃会东西。可是不要吃太多,等会快要吃饭了。"

安夷乖巧的回答:“知道了。"她将葡萄放下。

见安夷如此听她话,她莫名觉得比平时顺眼多了,便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两下,而后去了沈提的房间。

等她进去后,安夷又拿起果盘内那几颗她刚刚放下的葡萄,她喜欢吃葡萄。g

她一颗一颗吃完后,便看向厨房内忙碌着的沈左,他身上穿着居家服,围着一条灰色的围裙,整个人温暖到有种让人想犯罪的冲动。

安夷决定再去惩罚一下他,她从沙发上起身,脚步轻悄悄的朝厨房内的沈锡走了去。

其实沈盂听到了她的脚步声,可他没有动,也没有回头,只是在盘子内摆着食材。

安夷从后面抱住了沈温,她的脸埋进沈提的衣服里,她说:“你好香啊。”

沈温竟然没有推开她,他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情。

安夷的手忽然撇开沈提的衣服,将手腕整个和他肌肤相贴,环抱住了他的腰身。

她说:“安夏去睡觉了,我们这样像不像偷情。"安夷又问:“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,沈提哥哥你喜欢吗。”

沈盂依旧没说话,人就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,没有了半分反应。

安夷对他一系列的惩罚,似乎都起不了作用。

安夷没有等来她想要的反应,竟然有些气愤。

看来他不吃她这套了。

可是没关系,她还有另一套。

可此时,沈左终于忍不住了,他从身后将安夷扯了过去,一把将她抱上了厨台,沈提双手撑在她身子的两侧,高大的身子将她夹在中间。

他低垂着脸,也没有看她,只是声音很沉很沉的问:“—定要这样是吧。"许久,他抬起脸,看向她又问:“你要怎样才能停止对我做这些。”

小姑娘被她困在厨台的角落,一点也不惧怕他。

他一点一点朝她靠近,呼吸的节奏逐渐变得凌乱。她也没有动,就这么被沈温锁在手臂内,真是天真又不谙世事。

沈盂的脸停留在她的脸庞边,他闻到了她唇上散发出来的果香,以及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,在散发着光晕。

她长得可真像个小天使,纯洁的让人爱不释手。

可实际上,她坏到让沈媪觉得不可思议。沈提问:“你真的…很想做那种事,对吗?"他的唇从她脸庞移开,靠近她耳边…….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ngwencankao.com/7525.html